????“亲卫随我冲,守住防线,阵师,速速布阵。”

????李青忻长剑挥舞,绞碎一天星河。

????周围,喊杀声不绝于耳。

????血气弥漫。

????仙道神通的碰撞、轰鸣声,仿佛是天地的哀泣。

????果然是被围点打援了。

????距离宁望城百里,最为隐蔽的一条行军道路,本以为就算是道尊盟有围点打援的计策,也不至于在这条路线上设伏,谁知道一头扎进来,顿时就是一个大杀阵,令宁平铁卫的两营瞬间损失惨重,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马。

????天空中,青色剑意仿佛是一株万古青莲一般,隐隐绽开,护住方圆千米。

????【青玄神剑】李慕白正在全力撑开剑意领域,防守对方的高手。

????四周密密麻麻都是敌人。

????数量之多,超乎想象。

????是真魔道和死灵道两大势力的联合。

????咻!

????剑芒闪烁。

????冲在眼前的四名真魔道的强者,化作十七八块飞出去。

????李青忻心中焦躁。

????攻破宁镇城的是血龙道。

????围攻宁望城的是金.光.道。

????眼下,竟是真魔道和死灵道两大势力,联手围攻自己。

????道尊盟的西北六道中,已经出现了四道。

????剩下的情杀道和破灭道,在哪里?

????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李青忻的脑海之中闪过。

????“他们在围攻宁平城?”

????如果真的是这样,两道之力,围攻只有一营驻守的宁平城,破城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????瀚海之森的犄角三城,危矣。

????“李明哲,随我杀。”

????李青忻怒吼,身先士卒,手中的长剑,迸发出万道剑光,所向无敌。

????近卫长李明哲浑身浴血,带着二十名近卫,寸步不离地紧随城主,生怕他遇到危险。

????血浪翻滚。

????冲过来的死灵道死灵战士,像是被犁地一样翻滚出去,几乎是不堪一击。

????但李明哲心中却也是越来越急躁。

????因为这些都是死灵道的炮灰,临时以秘术催动出来的骷髅战偶,根本不是对方的高手,杀之不尽,己方每死去一个士兵,都会化作亡灵骷髅成为对方阵营的士卒,这是在消耗己方的战力。

????这样下去,一旦等到宁平铁卫游曳、浩荡两营的高手仙元被消耗个七七八八,那接下来,对方的高手出战,便是一场屠杀。

????嗡嗡嗡。

????身后,阵法启动的震颤和光泽浮现。

????李明哲心中一轻,道:“大人,推,阵法已成。”

????宁平铁卫在城主李青忻和游曳营主官慕容不真等高手的指挥下,最终退回到了直径一千米的大阵中。

????橘黄色的阵法护罩,暂时撑住了敌人的攻击。

????战士们大口大口地喘息,恢复实力。

????每个人的脸上,都带着劫后余生的惊悚,以及悲壮愤怒的战意。

????李青忻抬头看去。

????天空中,十只巨大的火焰羽翼飞鸟,振翅拂动,仿佛是一片片火红色燃烧着的云朵。

????这是真魔道的神兽【无目鸟】,号称有头无目,有眼无珠,据说是以秘术培养出来的护道灵禽,精通火焰战法,遁法高明,速度极快,是真魔道中大人物的专属坐骑。

????【无目鸟】的背上,果然隐约可见,一个个人影耸立。

????在远处,还有一只翅展五六千米的巨型骨架飞鸟,体型庞大到了不可思议,一股浓郁的死亡和腐朽的气息,从这骨架飞鸟每一根墨黑色的骨头之中散发出来。

????这是一只幼年期死亡的鲲鹏。

????被死灵道的前人发掘,耗时耗力炼化,成为了死灵道的镇教至宝。

????今日,这鲲鹏骨架都出现了,怕是死灵道的教尊也在了。

????李青忻的心,在一点一点地沉下去。

????如果说之前他还抱有一丝丝的侥幸的话,那现在,这一丝侥幸,就彻底烟消云散了。

????宁平城必然也遭受到了攻击。

????这是一次六道联合作战。

????蓄谋已久。

????绝对不是临时起意。

????可是,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能够让道尊盟西北区素来各自为战的血龙、金光、破灭、情杀、真魔和死灵六道,竟然联合起来,犹如一体,协同作战?

????难道是道尊盟的道尊山上来了人?

????李青忻的目光,看向天穹高处。

????在那里,云海汇集之处,有一叶扁舟,轻轻地漂浮在云海中,若隐若现。

????紫色的小舟。

????舟上,一抹白色的身影模糊不定。

????好似是一个女子,白裙飘飞,静谧肃穆。

????哪怕是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身形,也看不明面目容貌,但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是目光掠过这艘小舟和那雪白衣裙,李青忻的心中,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宁静和肃穆,心中的杀意和战意,袍泽阵亡的愤怒和悲意,都会被瞬间抹消一样。

????那云海中飘荡着的紫舟上的白衣,仿佛是带着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。

????可以抚平一切。

????【无目鸟】群和鲲鹏骨架,则是一左一右,簇拥在紫舟的下方。

????两道的高层,像是两群护卫。

????“到底会是什么人?”

????李青忻心中越发不安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“情杀道第一魔头祭月。”

????王处玄又是一声低低的惊呼。

????李牧看着城外虚空中,那个踩在五彩巨蝶上出现的女子。

????玲珑火爆的魔鬼身形,深红色镂空凹出极致造型的战甲,天使一般美丽的面庞,六道红菱在身后飘摆流动,仿佛是蝴蝶的翅膀一样……这个伴随着刚才一阵魅惑无边的笑声出现的女子,是一个足以让无数雌性生物疯狂的绝世尤物。

????尤其是她踩在一只巨大的五彩班蝶上浮空出现的瞬间画面,当真是美轮美奂。

????这就是情杀道的强者吗?

????好像也是一个仙王级的存在啊。

????“嘻嘻,我的蝴蝶,想吃肉了。”

????祭月的声音,充满了无限魅惑的风情,但话的内容,却充满了死亡的危机。

????她身下的五彩班蝶,看着外貌可爱美丽,但却绝对不是温顺可爱的蝴蝶,而是有名的异种凶兽,振翅之间,可以洒下磷粉,让一切生灵陷入幻觉之中发狂厮杀而死,最终尸体和血肉,成为这五彩班蝶的食物。

????它,是凶名显赫的肉食生物。

????“铁如龙是吗?嘻嘻嘻,我听过你的名字,你把城门打开好不好,让奴家的蝴蝶吃个饱,好不好?奴家不想打打杀杀,好累的呢。”

????祭月笑嘻嘻地道。

????站在城门上的铁如龙面上,闪过一抹异粉,眼神瞬间迷茫,但三四息之后,却是猛地摇头,反应了过来,厉声喝道:“妖女,竟敢魅惑与我?想要宁平城,用你的贱命来换。”

????其音滚滚如雷,破除障法魅惑。

????“真是不乖呢。”

????祭月吐了吐舌头,一举一动,风情万种。

????“铁如龙,本将给你一次机会,我们来斗将,如何?”

????破灭道主将破军突然大声地开口。

????斗将?

????李牧一怔。

????王处玄看他似是不懂,道:“斗将,都是双方的高层,单独约战,以个人之力的强弱,来决定两军的胜败,在仙道战争之中,斗将出现的频率不低,很多时候,在双方都不想损失惨重的情况下,斗将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”

????原来如此。

????李牧突然明白了。

????这不就是三国演义之中的大将单挑吗?

????不过,仙道战争之中,斗将的意义,显然要比凡间战争更加重大。

????因为在很多时候,高层的战力,在两军混乱厮杀之中 ,往往最终都能决定战争最后的胜败。

????铁如龙双眉一掀,道:“如何斗?”

????“五场单打独斗,你若可以赢下三场,今日我们便不再攻城,退出五千里,给你们修整的机会,若是你们输了,就退出宁平城,我可以放你们活着离开宁平城,如何?”

????破灭道主将破军催动战车,大声地道。

????铁如龙大声笑道:“好,不过,我们要修整一炷香,然后再来斗。”

????他答应了。

????宁平城危如累卵。

????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时间。

????只能寄希望于拖延一定的时间,让阵营发现了这边的战事,派遣援军前来,才有一线生机。

????“呵呵,拖延时间吗?”

????破军冷笑一声,道:“好,本将就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????战斗中止。

????王处玄松了一口气。

????他知道,斗将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。

????甚至,就如饮鸩止渴一般。

????但用来拖延时间,却是再好不过。

????铁如龙召集城中可用强者,在敌楼之中开始商议,挑选人选,布置出战顺序和策略。

????斗将,表面上个人战斗,但里面的学问可多着呢。

????很多强者的功法和战斗风格,都有相互克制的因素在里面。

????五场战斗的出战顺序,犹如田忌赛马,极为重要。

????战略运用得当,可以改变最终的结果。

????约四分之三柱香之后,宁平城的五战人选,已经都选出。

????“处玄兄,一旦我若是不幸战败……这城中的兄弟姐妹父老们,就要靠你了。”

????铁如龙大手拍了拍王处玄的肩膀。

????他决定要亲自出战了。

????城中的指挥权,临时交给了王处玄。

????王处玄的实力不是最高,但有威望,而且有勇有谋,老成持重,经验丰富,是一个可信任之人,也是最适合成为指挥着的人选。

????“铁将军,你……”

????王处玄默然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????“旗开得胜。”

????最终,他只能这么说。

????“不如让我出战试一试?”

????李牧在一边,忍不住开口道。

????铁如龙看了李牧一眼:“小兄弟,不要捣乱。”

????李牧:“……”

????补昨天一更,还有2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