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挺敞亮呀!”杜永杰打开手机,显示一个账号给薛希文:“打到这里来!”

????薛希文有一句话说到点子上了,张辉绪和杜永杰做的是暴利生意,一千万对他俩来说不算什么。

????不过,薛希文并非空手来广厦,薛家家主提供资金支持,一千万对薛希文来说更不不是问题。

????于是,薛希文拿出手机,第一时间通过手机银行,转账到了杜永杰的账户。

????杜永杰本来只是想要刁难一下薛希文,考验薛希文到底是不是有合作诚意,原本以为薛希文需要一点时间去筹措这笔钱, 却没想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到账了。

????“还真挺敞亮!”杜永杰看着金额,满意的道:“那么咱们可以合作了!”

????薛希文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????“你们有什么要求?”杜永杰试探着问:“只是杀了任侠?”

????“没错!只是杀了任侠!”薛希文提出了自己的要求:“你们干掉任侠之后,要对外面放风说,是港岛薛氏宗族杀了任侠,也就是说,干掉任侠这份荣誉你们不能独揽!”

????杜永杰明白了:“如果是薛家的人杀了任侠,那么对宗族其他成员,也就有个交代!”

????薛希文冷冷一笑:“任侠欠着我们血债。”

????杜永杰看向张辉绪:“你认为呢?”

????“可以。”张辉绪答应了:“我们要的是和宏利的生意和地盘,至于外面的人认为任侠是谁杀的,根本不重要。就算外面的人都认为,是薛氏宗族杀了任侠,我们没本事给樟木头报仇,那又怎么样,反正生意和地盘可是实打实归了我们!”

????薛希文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要的是实在利益,而我们要的是一个名声,咱们互相之间不冲突,可以非常好的合作!”

????杜永杰似笑非笑看着薛希文:“你们只是要个名声?”

????“对!”薛希文肯定的点了一下头:“我们要的就只杀了任侠的名声!”

????“你们这么看重名声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薛希文笑着回答:“我们可是一个大宗族,名声非常重要,任侠杀过我们的人,要是们不能报仇,宗族岂不是离心离德了?!”

????杜永杰非常精明,通过薛希文这些话,觉察到一件事:“你只是出来跑腿的,幕后还有老板,应该是薛家家主吧。”

????薛希文没有正面回答:“你只要知道我的幕后老板非常有实力就行。”

????杜永杰似乎不太放心:“你们真的只是要任侠的死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薛希文同样非常精明,看出来杜永杰到底担心什么:“你可以放心,我们对酒吧街没兴趣,薛氏宗族立足港岛,势力覆盖东南亚,我们做的生意非常多,当然也包括娱乐业。也就是说,我们已经有很多赚钱的生意,并不在乎这一条酒吧街,你们很看重这里,但对我们来说,跨越到内地来经营,步子迈的有点太大,容易扯到蛋。酒吧街这里形势复杂,这一点我们很清楚,而我们在本地没有根基,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,我们当然懂。”

????杜永杰哈哈一笑:“明白这个道理就好。”

????“哦,差点忘了,我们还有一个条件……”薛希文所说的这些,其实全都是薛家家主的交代:“你们要把薛家豪交给我们!”

????杜永杰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你们要薛家豪?”

????“对!”薛希文不容置疑的回答:“他是宗族的叛徒,必须得到严惩,你们要交给我们活着的!”

????张辉绪漫不经心的道:“薛家豪是和宏利在酒吧街的大佬,不过你的要求我们可以满足,想要铲平和宏利,本来也绕不过薛家豪。”

????薛希文很轻松地一笑:“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要求了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杜永杰放心了,转而对张辉绪提出:“动手吧。”

????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,和宏利在酒吧街的两家生意,准确的说是薛家豪名下的生意,突然遭人打砸。

????打砸者的行动方式完全一样,那就是身穿迷彩服,戴着黑色头套,手拎钢管,冲进生意门面之后,见东西就砸,见人就打。

????一般来说,他们行动时间非常短,只是几分钟,捣毁这家生意门面之后就迅速离开,不留任何痕迹。

????转过天来,薛家豪的一家酒吧遭遇同样袭击,而这家酒吧是薛家豪新开的,投入不少,给予很大的希望。

????然而,这一次被打砸之后,至少要重新装修一个月,才能重新营业。

????先前任侠和薛家豪已经商定,把和宏利的人手从丰东区抽调过来,充实就酒吧街。

????话是这么说,真正能抽调过来的人手,其实并不是很多。

????毕竟丰东区是大本营,那里还有很多地盘和生意需要值守,如果把人全都调来了酒吧街,就可能被对方趁虚而入。

????结果,真正调来的人不多,分散到各个生意里面,那就更少了。

????可能有人问难道薛家豪自己没手下吗?

????当然有,但薛家豪毕竟不是广厦本地大佬,而是从港岛而来,刚在本地开始做生意,成为地区大佬也是最近的事。

????这就意味着,薛家豪虽然江湖地位挺高,但在广厦这里没什么手下。

????薛家豪目前是在一步步建立自己的势力,一方面从港岛抽调一些人过来,另一方面在本地吸收一些。

????由此可见,薛家豪实力比较孱弱,也正因为如此,任侠在酒吧街才没有任何举动,只是固守眼下的地盘和生意。

????虽然任侠早就看上了樟木头的地盘和生意,奈何实际不具备,需要休养生息才行。

????也就是说,任侠早有预料,未来跟樟木头难免一战。

????只是没想到,还没等任侠动手,樟木头那边先开战了,这场战斗对任侠来说,其实来的有点早。

????同样因为如此,这三家生意的损失比较大。

????张辉绪和杜永杰那边,出动的人非常多,力量集中使用,而且速战速决,绝对不拖沓,很难防御。

????和宏利这边负责看守的人,刚跟对方打了一个照面,就被全部放躺下了。

????这样一来,薛家豪有点坐不住了,去找任侠商量:“你有没有对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