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安雅郡主轻轻惊呼一声,道“暖房?就是你家传说中的玻璃暖房?”

????“什么传说中的?”顾夜被她逗笑了,“暖房不是家家都有吗?”

????“可是舍得用玻璃建暖房的,除了你家,我可没听说有第二家了。再说了,像我们小门小户的,能买到一块玻璃就算不错了,哪敢想一个屋子全用玻璃打造?”安雅郡主故意用夸张的表情道。

????上次没有去参加流泉山庄宴会的闺秀,是第一次听说“玻璃暖房”的,纷纷睁大了眼睛。宫里最得宠的和阳公主的闺房,用了玻璃代替窗纸,已经够奢侈够让人羡慕的了,镇国公居然用玻璃给刚找回来的女儿,造了一间房子——真是太夸张了!

????一位闺秀却噗嗤一声笑了,对安雅郡主道“你们庆王府如果再是小门小户,那我们可都是蓬门荜户了!”

????说话的这位是国子监祭酒家的姑娘,也是君家嫡支唯一的姑娘,顾夜的表姐君姗姗的小姑子——莫语浓。她说得没错,王公之家要值算得上小门小户,还让别人家怎么活?

????顾夜冲着安雅郡主瞪了一眼,笑道“各位姐姐别听她的!什么到她嘴里,就夸大其词了!”

????然而,真正到了暖房,在闺秀们的眼中,安雅郡主丝毫没有夸大一分。暖房足足有五间屋子那么大,主体框架是用钢筋架构的,其余皆是大块的透明玻璃。如果忽略框架的话,整个房子都是通透晶莹的,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……

????一位闺秀小声惊呼道“本以为用玻璃镶嵌窗子,已经够明亮的了。这玻璃暖房,果然全部用玻璃建造。估计只有东海龙王的水晶宫,能与之媲美了吧?”

????“还说不奢侈?只这一块玻璃都得上千两银子,这间暖房加起来,没个几十万两是造不下来的!镇国公府上,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?”遂宁县主也来了,看着这座暖房,眼中闪烁着嫉妒的光芒。

????安雅郡主听不下去了“遂宁,你什么意思?暗指镇国公的钱财来历不明?流泉山庄的时候,叶儿妹妹不是说了吗?这间暖房,是玻璃坊主为了感谢妹妹的救命之恩,免费为她建造的。一个子儿都没花!这你是羡慕不来的,谁让叶儿妹妹这么有本事呢?”

????莫语浓柔柔地道“比起性命来,一座玻璃暖房又算得上什么?郡主说得没错,叶儿妹妹这座暖房,是凭着过人的医术和制药术,自己挣回来的。羡慕的话,现在回去学制药,也晚了!”

????遂宁县主被两人堵得心烦,冷哼一声道“谁稀罕!”在她看来,药师在世人眼中备受尊重,但社会地位毕竟还排在农人的后面。京中那么多闺秀,没见谁自甘堕落去学医制药去!

????暖房中,留有一块块青石板铺成的小路。闺秀们在万物肃杀的冬日,看到地上绿油油的植物,觉得心情都为之一旷。

????“叶儿姑娘,这些种的都是什么花卉?”南宫静抚着一棵菠菜碧绿的叶子,柔声问道。其他闺秀也充满了好奇。

????顾夜有些不好意思地道“呃……这地上的,都是一些反季节的蔬菜。南宫姑娘手中的,是一棵小菠菜,做汤和凉调都别具风味。呵呵……”

????南宫静像被热水烫着一样,收回了手。或许觉得自己当着众闺秀的面儿出了丑,脸上现出不自在的表情。

????林若涵善解人意地开口道“叶儿妹妹真是别具一格。谁能想到,如此贵重的玻璃暖房中,竟然种起了蔬菜。别说南宫姑娘了,就连我也给骗过去了呢!”

????“林姐姐休要笑话我!等大雪降临,每天只能啃萝卜白菜土豆的时候,你就该夸我有先见之明了!”顾夜顺手从蔬菜中,拽了一根野草出来,扔在地上。

????闺秀们都尝过冬日蔬菜匮乏的滋味,想象着大冬天能有一盘绿油油的菠菜,该是多么爽口惬意啊!不是人家褚姑娘俗气,人吃五谷杂粮,谁又能免俗呢?

????“姐姐们猜猜这是什么?”顾夜指着一个藤蔓,略显得意地问道。

????这些贵女啊闺秀啊,四体不勤五谷不分,哪里能分辨得出什么是什么?袁海晴推了顾夜一下,笑着道“你就别卖关子了,是蔬菜还是草药?瞧着这形态,总不会是花卉吧?”

????顾夜神秘兮兮地道“这是我们夏天吃的香瓜!你们想想,过年的时候,坐在烧着地龙的房间内,吃着凉丝丝甜滋滋的香瓜,是怎么一个感受?”

????“你就别?N瑟了!小心她们上门来打劫!”林若涵笑着指了指眼冒幽光的安雅郡主和袁海晴。

????袁海晴跳过来,用胳膊锁住顾夜的脖子,笑闹道“劫富济贫!香瓜到时候分我几个!”

????“还有我,还有我!!”安雅郡主不甘落后,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。顺柔郡主、莫语浓虽然没明说,但脸上的表情,已经表明了一切。

????顾夜愁眉苦脸地道“这香瓜总共没种几棵,都让你们打劫走了,我只能啃瓜秧子了……每人只能两枚香瓜,不能再多了!”

????她说的是每人,几位跟她头一次见面,还不怎么熟悉的闺秀,互相对视一眼。这“每人”应该包括这里所有的人吧?

????“什么不能再多了?好哇,你们都躲在这里呢,难怪在小花厅没看到人呢!”上官绯儿爽朗的声音传过来。

????顾夜脸上的苦涩更深了“绯儿姐姐,你来得可真是时候!”

????“怎么啦?不欢迎我?那我走了……”上官绯儿装出一副转身要走的样子。

????袁海晴一把拽住了她,笑着道“叶儿妹妹是在心疼她的香瓜呢!她在这玻璃暖房中,种了些香瓜,刚刚冲着外面炫耀,被我们打劫了,正心疼着呢!”

????“来得早,不如来得巧!看来我还挺有口福的嘛!香瓜在哪儿?拿来我尝尝甜不甜?”上官绯儿赶紧凑过来,眼睛在暖房中到处找香瓜。

????袁海晴指着地上的小瓜苗,笑得前仰后合“在这儿呢!叶儿妹妹说,要在过年前后才能结果成熟,现在可尝不到!”

????“嗨!你们说得热闹,我还以为今儿有香瓜吃呢……哎呦喂!这朵状元红,开得可真漂亮。这是……十八学士?这盆绯爪芙蓉,我从未看到过这么好的品相。这个季节,能够看到茶花开得如此鲜艳,还真是难得!”上官绯儿喜欢茶花,一眼就被暖房两旁花架子上的茶花,给吸引住了。

????不光茶花,还有或盛开或含苞的牡丹,清雅动人的兰花,引得小姑娘们驻足观赏。

????“魏紫、姚黄、赵粉……褚姑娘居然得了这么多名贵的品种。不过更让人惊喜的是,能在冬日里看到花朵盛开的模样。”一位闺秀忍不住感叹道。

????她今天真是不虚此行。见识到绝无仅有的玻璃暖房不说,还欣赏到只有春天才能看到的花卉。值了!

????“这盆就是‘素冠荷鼎’吧?我听母亲说,这盆兰草,是褚姑娘给镇国公夫人寻来的新品,果然艳冠群芳,出尘脱俗。”太傅家的苏姑娘最爱兰草,驻足在素冠荷鼎面前,舍不得离开。

????“苏姐姐,这里还有琼兰呢!这么名贵的兰草,镇国公府上居然有两盆!”跟她有相同爱好的闺秀,忍不住略带羡慕地道。

????“琼兰最难养。我瞧着这一盆,好像是从另一盆上分出来的!镇国公府上,一定有了不得的花匠,能把琼兰成功分盆,还养得这么好,真让人羡慕!”苏姑娘轻轻嗅着琼兰的芬芳,眼中除了兰草再没有其他。

????顾夜觉得,让大家站在这儿赏兰,有些失礼,便笑着道“如果各位喜欢,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花朵,摘下来簪在头上……”

????“不可以!千金难求的珍品花草,岂容你随意玷污?”上官绯儿大喝一声,护着她身后的茶花,一副谁敢摘就打断谁的爪子的架势。

????顾夜却手快地从绯爪芙蓉上摘了一朵开得最艳的,簪在上官绯儿的鬓角旁,笑着道“你看,这一盆开了好几朵呢,少了一朵也没什么的。绯儿姐姐果然是人比花娇艳呢!”

????上官绯儿心疼得直哆嗦。一盆像这样品相极佳的珍品绯爪芙蓉,每个千两银子是拿不下来的。在她心中,这些珍品茶花,是金钱不能衡量的。摘一朵花,就跟剜她一块肉似的!

????上官绯儿指着顾夜,不停地说她“暴殄天物”。其他小姑娘也不舍得把这难得在冬日开放的花朵,摘下来戴在自己头上。

????顾夜却道“这朵花,即便我们不摘下来,也不过天就凋谢了。能够装点各位姐姐的容颜,也算是实现了它们的价值。有什么不舍得的?”

????虽然她这么说,可还是没有闺秀动手。不是她们不忍摘花,实际上最适合簪在头发上的花,就是茶花了——牡丹花太大,戴在头上只见花不见人,太喧宾夺主了。而兰花太小,颜色也多浅色,不太适合簪在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