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磨不过阿靓的死缠烂打,周念念最终无奈的找出了鸟笼子,将阿靓塞进了鸟笼里。

????“老老实实的给我在里面待着,别出来惹事,不然以后都不带你出去了。”

????她威胁的瞪着阿靓,拍了拍鸟笼子,看着阿靓点头保证以后,才提着鸟笼子下楼。

????李香秀早就做好了早餐,看到她下来,连忙招呼她坐下吃饭,一边还唠叨着:“你第一天去实习单位报到,要多跟着人家学习,多看少说话。”

????周弘山则宠爱的揉揉她的头发,“也别委屈着自己。”

????周念念噗嗤笑了,父母交代了这么半天,其实是一个意思,她妈妈唠叨半天,不也是怕她吃亏受委屈嘛。

????“妈你就放心吧,念念性格那么好,肯定不会有人为难她的。”梁英捧着一碗粥笑眯眯的说。

????周常国已经吃完了,他今天也要回驻地了。

????梁英因为怀孕的关系,李香秀不让她跟着去驻地,也不再让她住校,以后都住在家里,方便她照顾。

????不过今天第一天开学,周常国还是决定亲自送梁英去学校。

????“遇到问题就告诉大哥。”周常国看梁英吃完了,跟周念念交代了两句,扶着梁英上楼去收拾东西了。

????周念念看着他们两口子紧紧依偎的身影,心里由衷的高兴。

????大嫂刚嫁到这家里的时候,她看得出来和大哥并不亲近,现在两口子看起来却十分甜蜜,看起来让人羡慕。

????白玉卿看着全家人的目光似乎都集中在周念念身上,眼底闪过一道阴霾,没了吃饭的胃口,“爸妈,我吃饱了,先去学校了。”

????李香秀看她只吃了一小碗粥,忧虑的问:“卿卿你不舒服吗?怎么吃这么少啊?”

????她说着从筐子里拿了两个鸡蛋塞到白玉卿手上,“开学了,功课紧张,更得多吃点。”

????“路上小心点啊。”

????白玉卿盯着手上的两个鸡蛋看了看,想起昨天晚上听到李香秀和周弘山犹豫着要给她什么嫁妆的事,抿了抿嘴,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
????“我知道了,谢谢妈,爸,我走了,还有念念,希望你实习顺利。”

????周念念吃了一惊,显然没想到白玉卿竟然会祝福她。

????在家里,两个人虽然平时没有针锋相对过,但大多数时候,白玉卿和她都是互相将对方当作透明人。

????“谢谢。”她淡淡的笑了笑,低头继续喝粥。

????周弘山欣慰的看了白玉卿一眼,温和的道:“上课路上小心点。”

????白玉卿乖巧一笑,转身走了。

????饭桌上只剩下了周念念和周弘山,李香秀三个人,两个人的注意力又回到她实习的事上。

????怕父母再唠叨,周念念及时转换了话题,“怎么今天早上二哥和佳妍还没下来吃饭?”

????说曹操,曹操到,周常安满脸春风的从楼梯上走下来,“我这不是起来了嘛,你第一天实习,二哥没忘记。”

????周念念狐疑的盯着他嘴角裂开的弧度,不明白一大清早,周常安怎么会如此高兴。

????怎么形容呢?周常安脸上的笑容就跟跌了一跤,捡到一块金元宝的大傻子似的。

????“你遇到什么好事了这么高兴?佳妍呢?”

????周常安咧了咧嘴,“这么明显吗?”

????“嗯,你就差在身上挂块牌子写着本人心情贼好六个大字了。”周念念呵呵。

????周常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没回答周念念的话,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。

????昨天晚上他有些没控制住自己,一直折腾到凌晨,早上又兴奋的醒来很早,把在睡梦中的齐佳妍弄醒了。

????想想自己刚才下楼的时候,妻子被自己累的呼呼大睡的模样,周常安既心疼又觉得无比满足。

????“想什么呢?坐下也不吃饭。”周念念见自己二哥对着一碗粥傻乐,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笑,抬腿踢了踢他。

????周常安回过神来,拿起筷子开始埋头吃饭,含糊不清的交代了周念念一句:“去实习受了委屈回来告诉哥,哥替你出气。”

????周念念忍不住乐了,合着她去实习,全家人都不担心她实习成绩不好,只担心她会不会受委屈。

????不知道她在家人面前施展一下自己的神力,全家人会不会就打消了这种念头?

????吃了早饭,陆擎风来接她。

????两个人昨天说好了,陆擎风今天送她去实习单位,然后再去学校上课,然后还要回店里和李成宇讨论和广城那边的合作计划。

????陆擎风这次出差去广城,和那边的制衣厂已经谈妥了具体的合作计划。

????他们以服装设计图与广城制衣厂合作,售出的成衣售价的三成利润给陆擎风。

????陆擎风昨晚已将此事告诉了周念念,“我已经和成宇说过了,这三成的利润全都放在你的名下。”

????周念念并不在意,但陆擎风坚持,她也没有反对。

????法制时刻是京都报社新创办的报纸,办公地点就在京都报社。

????“你要带着它去报到?”看到周念念手里提着的鸟笼子,陆擎风挑了挑眉。

????周念念耸耸肩,“我也没办法,它非要跟着,不带着它,万一它自己出去,闯了祸更麻烦。”

????陆擎风接过鸟笼子,戳了下阿靓的脑袋。

????阿靓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。

????陆擎风撇嘴,“瞪什么瞪,上次在南城,我花了五百块钱卖下了你,按照关系来算的话,你现在的主人应该是我。”

????阿靓倏然瞪圆了眼睛。

????在南城被人逮住,还被下了药拉去卖,简直就是阿靓鸟生历史上的一大耻辱。

????现在陆擎风提起它,无异于是火上浇油。

????它顿时愤怒的瞪圆了眼睛,恨不得钻出鸟笼子咬陆擎风一口。

????陆擎风嗤笑,“所以啊,以后对你的主人我要恭敬一点。”

????阿靓气的跳脚,“念念,替我还五百块钱给他。”

????“你们俩的恩怨别扯上我。”周念念懒得理会一人一鸟的恩怨,看到公交车来了,拉着陆擎风上了公交车。

????陆擎风本来打算开车送她,她拒绝了。

????毕竟是去实习的,她不想弄的太高调了。

????只是半个小时候,当周念念站在京都报社的办公室时,她突然发现她还是太高调了。

????尤其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手上的鸟笼子上时,她恨不得立刻将阿靓丢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