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安宁被杜鹃找着的时候看到杜鹃衣服上有血迹,还真给吓着了。

????“宝儿呢?”

????她也顾不上萧元,抓着杜鹃就问。

????杜鹃跑的满头都是汗,喘气都喘不匀:“我,我们姑娘在,在那边,有个……”

????她话没说完,安宁已经跑远了。

????萧元也赶紧跟上。

????两个人在林子里找到了许宝儿。

????许宝儿和一个小丫头正守着躺在地上满身都是血昏死过的男人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安宁跑过去先看了许宝儿,见她没有任何问题,这才蹲下来去看那个男人。

????扒拉着看了看:“人还活着,送到医馆去吧。”

????许宝儿摇头:“咱们,咱们带回家吧。”

????“怎么?”

????安宁挑眉询问。

????许宝儿期期艾艾道:“他,他这伤应该是被人刺出来的,万一那个人还在找他,送到医馆岂不是让他送命呢。”

????这倒也是。

????安宁点头,叫过萧元,让他背上那个男人送到马车上。

????萧元怕路上出事,一路护着安宁和许宝儿回到许家。

????安宁让马车停在后门处,她叫萧元先去跟许朋举说一声,叫许朋举找人把那个男人抬回去。

????等到把人抬进家门,安宁和许宝儿才大松一口气。

????尤其是许宝儿,她吓的腿都发软,险些走不了路。

????安宁半抱半扶着带她回去,之后又去寻许朋举。

????许朋举没有找大夫,而是找了金创药亲自给那个男人包扎伤口。

????他早年间走南闯北的,家里倒也备了不少药材,到如今已经成了习惯,家里常备药有很多,还有一些补血的药丸子之类的。

????等到把人安顿好了,许朋举才有时间和安宁说话。

????“我看这人的衣着应该是出身富贵之家,他虎口有老茧,应该习过武,另外,他身上还有一些旧伤,我想来想去,他应该上过战场杀过敌的。”

????安宁想了想:“他身上有没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?”

????许朋举摇头。

????“一切等他醒了再说吧。”

????等了一晚上,那个人在早起的时候才醒过来。

????彼时许宝儿实在不放心,就带了丫头去看他。

????那个人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逆着光站在床边的许宝儿。

????许宝儿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裙,头发半挽半散着,嘴角带着温柔的笑,早起的阳光照在她身后,像是给她镀了一层金边,看在那人眼中,便如见到仙女一般。

????他怔了很久,以为自己在天上呢。

????“仙,仙子……”

????他张了张嘴,沙哑的声音传出来。

????许宝儿捂着嘴轻笑:“我可不是什么仙子,昨天我和丫头在林子里捡到你的。”

????“多谢。”

????那人想要起身,只是身上伤势太重,根本起不来。

????许宝儿赶紧道:“你快躺着,别动啊,小心伤口。”

????等到那人躺下了,许宝儿才问:“公子是哪里人?这伤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那人皱眉苦思,等了很久才敲了敲自己的头:“我,我不知道我是谁……姑娘知道吗?”

????这下倒是叫许宝儿为难了。

????她也没有多留,直接去找了许朋举。

????“爹,那个人连自己是谁都忘了,是不是伤到了脑子?”

????“说不定呢。”

????许朋举想起自己给那个人治伤的时候看到他后脑处也有伤,想来是嗑碰到的。

????“那这可怎么办啊?”

????许宝儿急了:“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那咱们得怎么打发他啊?”

????“无妨。”

????许朋举笑着安抚许宝儿:“先让他留在咱们家,咱家事情多,就让他先帮忙,以后再慢慢的帮他找家人,说不定过几天他就能想起来呢。”

????安宁是在吃午饭的时候知道那个人失忆的。

????她听许宝儿说起那人失忆的时候,还觉得特别的狗血。

????再想想那人是许宝儿捡来的,不由的就想到了很多狗血小言剧里的情节。

????那些狗血剧里可不就是男主失忆被女主捡到,然后两个人日久生情,等男主爱上女主的时候就想到他是谁,就开始恢复身份,到最后,男主青蛙变王子。

????要是古代剧,男主一般都是什么王子或者爵爷之类的。

????若是现代剧,一般都是霸道总裁。

????安宁再打量许宝儿,还真觉得这姑娘有当小言剧女主的潜质。

????一来,许宝儿长的美,是那种柔弱温顺又善良的美。

????二来,许宝儿也没什么心机,她不是什么装出来的白莲花,而是真正的白莲花,特别善良的那种。

????还有,从那个男人的衣着打扮和长相上看,他是真的出身富贵,或者还真是什么贵人也不一定呢。

????安宁这么一想,就忍不住取笑了许宝儿几句:“他失忆了啊,这不正好么,伯父正在给你找女婿呢,可巧就捡了他,可巧他就想不起自己是谁了,这还真是老天爷给你送女婿来了,不如这样,我跟伯父说,便让他入赘到你家,如此一来,岂不是两全其美,四角俱全。”

????许宝儿叫安宁这一番取笑弄的脸都红了,气哼哼道:“你嘴里就没什么好话,我不理你了。”

????许宝儿是真没多想。

????可这话叫才进门的许太太给听到了。

????她不由的开始思量。

????她越想越觉得这事指不定真能成呢。

????萧元这边回去之后越想越不放心。

????他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路数,但却觉得那个男人不寻常。

????那个男人如今就在许家,说不得时常能见到安宁……

????这么想着,萧元开始提心吊胆的。

????他就直接找了萧太太:“娘,您过几天就去许家坐坐,您跟许伯母商量一下我和安宁妹妹成亲的事行不?”

????萧太太一听倒是乐了:“怎么?急着娶媳妇呢。”

????萧元也不臊,大大方方的坐下:“可不就是么,虽说许家对安宁妹妹不错,可到底不是她自个儿的家,难免有寄人篱下之感,倒不如我们早点成亲,也好叫安宁妹妹心里踏实点。”

????萧太太听的直点头:“我的儿,你还真是长大了,知道替别人着想了。”

????她乐滋滋的想着怎么跟许太太开口,到时候给多少聘礼之类的。

????萧元正和萧太太说着话呢,他那个才改名叫初九的小厮跑了来:“少爷,刘公子,李公子和徐公子来了,正找少爷呢。”

????萧元一听噌的站了起来:“来的可真好啊,我正要找他们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