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也许命运就是在给她开玩笑,就是见不得她好。

????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,她却发现自己病了。这病的感觉很熟悉,就和上次得乳腺癌的感觉一样。

????一阵又一阵的疼痛,让她无法在忽视。

????每次一痛,她都是痛得满头大汗。她不敢把这些告诉唐博艺,当然也不敢告诉孩子们,特别是小佑琛。小佑琛这个时候正处在关键时刻,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小佑琛考试。

????在孩子们面前,她都装作若无其事,甚至有的时候痛起来,她都把自己关在屋里,独自忍受着病痛的折磨。

????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怀着忐忑的心情,来到医院检查,不管是好是坏,自己都得勇敢面对。是福不是祸,是锅躲不过。

????她趁着去镇上卖鸡蛋的空隙,独自一人去县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将在十多天之后知道。

????这十多天,对她而言,度日如年。

????十多天之后……

????县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,她坐在椅子上,拿着检验结果焦急的等着叫好。

????“康淑梅!”

????终于叫到她了,她拿着检验报告单,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医生的办公室。

????医生接过报告单,简单的扫了一遍,表情有些严肃。

????“你以前患过乳腺癌?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“就你一个人,没有家属陪同吗?”

????淑梅最怕听到这句话,因为上次患病,医生说的也输同样的话。结果已经呼之欲出,她抱着一丝幻想,希望是自己多想了。

????她深呼吸一口气,故作镇定的说:“医生,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承受得住,你直言就行。”

????淑梅既然这样说了,医生也不好再避讳什么,“既然你已经经历过了,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,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????“没事,医生,你就照实说。”

????“行,从报告上来看,应该是你的病复发了。”

????医生这句话说得很轻松的样子,但对淑梅而言,却犹如穿肠毒药。小心脏如万蚁在咬一般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????她意识有些恍惚,感觉天旋地转。虽然经历过一次生死,但她还是无法坦然面对生死。甚至比上一次更害怕,更不舍。

????如今,她马上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两个孩子这么乖巧懂事,她还想看着她们上高中、上大学;看着她们结婚生子,组建幸福的家庭。

????还有唐博艺,她俩的感情可谓是坎坷,好像阴差阳错了一辈子,没有真正过两天开心的日子。

????“你没事吧?”医生见她发愣,关心的问到。

????淑梅这才回过神来,“我……我没事,医生,我这病还能治吗?”

????“你的情况是这样的,你这种叫远距离转移,像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治愈的,重要是要有好的心态,对自己要有信心。”

????医生说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话,但淑梅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,这次她的病怕是真的很难治愈了。上天给过她一次机会了,不可能再给她第二次。

????“那治愈率有多高?所需要的费用高吗?”

????“这个有治愈的案例,还是那句话,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,你自己都没有求生的欲望了,药石也没有办法。这个费用嘛!因人而已,一万多到几万不等。”

????有治愈的案例?

????嘿嘿!医生连大概的治愈率都不愿意透露,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这是间接的在告诉她她命不久矣。医生说后面这些废话,只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。

????“好,谢谢医生,我明白了!”她站起身来,向医生点头致谢。

????她恍恍惚惚的走出了医院,回到家后,她压制住内心的害怕和无助,尽量做到和平常一样,免得被孩子们察觉出异常来。

????她也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博艺,长痛不如短痛,若自己真的逃不过这一劫,她宁愿到死那天才让博艺知道真相。

????当然,她也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,自己还是按在医生的嘱咐,定期去医院治疗。

????转眼就到了期末,这日,是小佑琛领取考试结果的日子,他坐在教室里,等着老师发成绩。

????他那么努力,结果可想而知,成绩下来了,他的成绩超过县里最好中学的录取线太多太多。

????终于如愿以偿了,虽然结果在意料之中,但他还是忍不住不兴奋。

????带着这个好消息,他开开心心的回到家里,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淑梅。

????他刚进门,就看见淑梅晕倒在堂屋的地上,花生散落了一地。

????他赶紧扑过去,抓着淑梅猛摇猛喊:“妈妈,妈妈,你怎么了?你醒一醒呀,你醒醒呀……”

????他叫喊了一阵,淑梅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,这个时候他才发现,淑梅的脸是那么的苍白憔悴。自己最近为了备考,已经好久没有仔细打量过淑梅了。

????妈妈病了,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,小佑琛心里除了着急还有内疚。

????他叫来文大嘴一家人,帮忙把淑梅送到医院去。因为他真的还没有长大,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,无法将淑梅送到医院去。

????如果没有淑梅的这次晕倒,她的秘密有可能真的可以瞒到死那一天。可这次老天爷又跟他开玩笑了,怎么就晕倒了呢?

????当小佑琛从医生嘴里得知淑梅得了癌症,而且已接近油尽灯枯。作为一个男子汉的他,当场就大哭起来。

????“都怪我,如果我多关心妈妈,一定会早点发现她生病了,那么她的病就一定可以治好。呜呜……我不配做她的儿子……”

????在医院的走廊上,小佑琛用拳头猛敲猛砸走廊上的墙,砸得双手渗血。

????文大嘴一家人在旁边不停的拉扯劝阻,让他冷静一点。

????淑梅还躺在病房里打吊水,她的脸色比来之前更加难看。

????离博艺出狱还有十五天,淑梅倒下了,这个家的重担彻底落到小佑琛身上。他一边要医院家里来回跑,照顾淑梅。一边还要照顾家里,打理鸡场,把鸡蛋弄到镇上去卖,照顾还没有放假的小双凝。

????他有些单薄的身板,通过几天的时间,被彻底的折腾得变了形。看上去,像一个上了年纪的小老头。

????十五天之后,唐博艺出狱了。

????他原本以为在监狱门口迎接自己的是淑梅,可他刚出监狱的门,就看到了在监狱门口迎接他的是小佑琛。

????八年,等了八年,终于重获自由了。

????可父子相见,却没有久别重逢该有的欢喜。

????两人面对面愣了很久,表情有些复杂。

????许久,博艺才开口问:“佑琛,怎么是你?你妈妈呢?”

????佑琛没有吭声,表情难过得想哭。他扑进博艺的怀里,紧紧抱着博艺,“爸爸,你总算回来了,我……妈妈等你等得好苦。”

????他说着,竟然伤伤心心哭了起来,他压抑了这么久,直到见到博艺这一刻,他紧绷的弦才彻底松懈下来,心中的难过化作泪水哗哗往外流。

????“佑琛,怎么了?怎么见到爸爸反而哭了?难道爸爸出来,你不开心吗?”

????小佑琛哭得更加厉害,没有回答博艺的话。

????他越是这样,博艺越着急,“你说呀!到底怎么了?别光顾着哭呀!男儿有泪不轻弹,不管遇到什么事,也不能用哭来解决呀!”

????他双手紧紧捏住小佑琛的胳膊,近乎于哀求的问小佑琛。

????“我……”小佑琛欲言又止,顿了顿继续说:“爸爸,去趟医院,你就知道了。”

????“医院?”

????小佑琛没有再多言,拉着满脸疑惑的博艺,急匆匆赶到医院。

????淑梅躺在病床上,病魔已经彻底将她掏空,她有气无力的躺在那里,已经放寒假的小双凝在旁边安静的陪着她。

????来医院的路上,博艺一直追问个不停,让小佑琛告诉他,为什么他刚刚出狱,就要拉他来医院。

????“佑琛,你说话呀!为什么要拉我去医院?是你妈妈生病了吧?还是凝凝生病了?或者说是你有哪里不舒服?你……”

????博艺追着跟在小佑琛身后,一个又接一个的问题。

????小佑琛实在是经受不住他这么锲而不舍的追问,终于开口了,“妈妈病了,你要是再晚几天出来,有可能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。”

????小佑琛的话,如晴天霹雳一般,博艺整个人都僵住了,愣在那里,连双腿都不听使唤了。

????他的心,就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似的,难受得紧。

????小佑琛见博艺没有跟上去,折回来拽着博艺的胳膊,“爸爸,你别愣着了,昨天妈妈还呼吸暂停过,她之所以还吊着最后一口气,可能就是想见你一面吧!你真的想让她带着遗憾离开吗?你这样磨蹭,我怕……”

????小佑琛的话,如同一盆冷水泼在博艺身上,他立马清醒过来,急匆匆的跟着小佑琛来到医院。

????当他踏进病房那一刻,看着还吊着口气的淑梅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????他扑到病床前,紧紧握着淑梅的手。

????“淑梅,淑梅,我回来了。”他话里带着哭腔。

????淑梅见到他回来,那面如死灰的脸上,居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????“你回来了就好,你回来了,孩子们就有人照顾了,这个家就有主心骨了,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。”

????“走什么走,我不让你走,我还要和你共度余生,陪你看云卷云舒。把欠你的,一点一滴偿还给你。对了,我……我我还欠你一场婚礼,你难道忘了吗?你不可以这么自私,丢下我,丢下孩子们。”博艺一口气说了很多,有种想把余生的话全部说完得感觉。